今天是:

您好,欢迎在线咨询   |   预约挂号   |   来院路线  |  常见问题

健康科普
当前位置:
首页
/
/
/
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都有哪些症状,如何治疗

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都有哪些症状,如何治疗

【概要描述】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临床发病急,贫血呈进行性加重,常伴有严重感染及内脏出血。它不同其他病情,如果不积极治疗病情会越来越严重,所以患者一定要对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重视起来,千万不要忽视,下面让我们无极血康中医医院的专家为大家介绍一下急性再障都有什么症状,在日常生活中要特别的注意。

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都有哪些症状,如何治疗

【概要描述】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临床发病急,贫血呈进行性加重,常伴有严重感染及内脏出血。它不同其他病情,如果不积极治疗病情会越来越严重,所以患者一定要对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重视起来,千万不要忽视,下面让我们无极血康中医医院的专家为大家介绍一下急性再障都有什么症状,在日常生活中要特别的注意。

详情

  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临床发病急,贫血呈进行性加重,常伴有严重感染及内脏出血。它不同其他病情,如果不积极治疗病情会越来越严重,所以患者一定要对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重视起来,千万不要忽视,下面让我们无极血康中医医院的专家为大家介绍一下急性再障都有什么症状,在日常生活中要特别的注意。
★★  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症状表现:
  1、 眼睛、鼻腔、口腔:急性再障患者出现在面部的出血形状各异。外眼皮下可明显发现有出血,呈点状或斑片,视网膜出血,呈点状或片状。眼底出血则提示有颅内出 血的可能。鼻腔以鼻中隔出血多见,常为小静脉出血,严重的可有小动脉出血,呈喷射不止。口腔常见弥漫性齿龈出血和口腔黏膜血疱,血疱破溃后形成不易愈合的 溃疡面,常可继发严重的口腔感染而使面颊肿胀。
  2、淋巴结: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无明显淋巴结肿大,当合并感染时可有局部浅表淋巴结肿大。合并肺部感染时,依感染程度出现相应体征。贫血严重时出现心动过速,进而继发贫血性心脏病,心力衰竭等。肝、脾一般不肿大,个别患者在肋下能触及肝脏。
  3、贫血: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会有皮肤 苍白,大部分有皮下出血且多为出血点。严重者可表现为四肢、躯干的大片瘀斑。当出现在颈部、头面部时往往是出血加重的表现。多表现为进行性加重,苍白、乏力、头昏、心悸和气短等明显症状。
  4、感染:多数患者有发热,体温在38度以上,个别患者自发病到死亡均处于难以控制的的高温之中。以呼吸道感染最为常见,其他有消化道、泌尿生殖道及皮肤感染等。感染的菌种以革兰氏阴性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和真菌为主,常合并败血症。
  5、其他: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的主要症状尤其关键,病情严重时可出现脑出血,由此引起一系列的体征,如颈项强直、口角歪斜、肢体偏瘫、瞳孔不等大或血压增高、喷射性呕吐等颅内髙压症状。舌面血疱及其破溃后形成的溃疡也多见。口腔感染可使出血加重或发生败血症。
为了不使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带给患者更大的伤害,那么我们就要正确的采取措施控制病情的发展,详细的治疗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的方法你可以点此在线咨询一下。
★★  “袁氏疗法”治疗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更专业
  “袁氏疗法”是袁六妮院长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创立的,专业用于治疗各种血液病的中医特色疗法。
袁六妮院长从事血液病的研究及治疗三十多年,潜心钻研,矢志探索血液病的治疗方法,大胆尝试、勇于创新,总结出了血液病的四字发病规律,即:湿、热、毒、虚。并由此总结出三期渐进的袁氏疗法。将会在遭遇病变血细胞时进行分裂增殖,消灭病变细胞,排除毒素,改善造血微环境,快速恢复骨髓造血功能,同时采用最科学的中医养生健体疗法进行修复调理,最终达到彻底根治再障的目的。
★★  治疗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 袁氏疗法只需三步
  第一步:凉血解毒   首先清理排泄致病毒素,使其通过大、小便排出体外。多采用具有排毒、溢阴清热、凉血止血等功效的药物治疗,此期以中医清毒为主,西医辅助预防并发症,发烧出血可得到基本控制。
  第二步:清热养阴   此期多采用以舒通脉胳,清热解毒为主的药物尽早恢复受损脏腑的功能,以防止各种症状的再次产生。同时运用纯中药对骨髓微环境和基质进行调理,为骨髓细胞提供良好的生长环境,控制了病情的发展。
  第三步:填精益髓   患者经过以上两个时期的治疗,病毒已基本排除,脉胳通畅,阴阳平衡,脏腑之间功能逐步协调,机体的实际功能得以恢复加强,病程长的患者面色改善,患者自觉有精神,有力气,此为脏腑功能已恢复。
  温馨提示: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的相关知识就给大家介绍到这里,这种病如果不及时治疗,60%会出现内脏出血现象,病情恶化后死亡率很高。所以急性再障一经确诊应立即治疗。很多患者之前对此病并不了解,在治疗上也就很难选择正确的方法。希望以上介绍能给大家带来帮助。

相关信息

多发性骨髓瘤中t(11;14)对治疗反应和生存的影响 2022-08-25
通过荧光原位杂交(FISH)在多发性骨髓瘤(MM)中检测到的细胞遗传学异常可以区分具有不同生物学特征、治疗反应和预后的患者。t(11;14)是最常检测到的(15-20%)细胞遗传学异常,在新药时代,它对预后的影响尚不明确,基于此,研究者开展了一项回顾性观察性研究,旨在分析t(11;14)对MM患者的治疗反应和生存的影响。 研究方法 研究包括了在Salamanca和Leon医院诊断的1111名MM患者(1984-2018)。排除了通过FISH检测的没有t(11;14)的患者。患者分为3组:(1)t(11;14)组;(2)高危(HR)组[包括t(4;14)、t(14;16)、del17p和t(11;14)伴del17p的患者];(3)标危(SR)组(未纳入上述组的患者)。SR和HR患者集中在非t(11;14)组。新药包括了蛋白酶体抑制剂、免疫调节剂和抗CD38单克隆抗体。 研究结果 研究共纳入600例患者。105例患者携带t(11;14)(17.5%)。t(11;14)组98例(16.3%),HR组104例(17.3%),SR组398例(66.3%)。男性患者350例(58.3%),中位年龄为66岁(28-96)。中位既往治疗线数为2(0-14),356例(62.7%)接受了新药治疗。中位随访55.9个月(0-364.1),t(11;14)组和SR组的总生存期(OS)没有差异(75.8 vs.93.4个月;p=0.222),但优于HR组(48.7个月;p=0.0023)。接受新药治疗的MM t(11;14)患者的总缓解率(ORR)和完全缓解(CR)率(分别为89.6%和31.3%)都没有优于接受常规治疗的患者(分别为80.0%和32.5%)(p=0.207和0.900)。接受新药治疗的t(11;14)患者在无进展生存期(PFS)(39.5 vs.29.9个月;p=0.461)和OS(93.2 vs.75.8个月;p=0.171)方面与接受常规治疗的患者相比没有差异。接受新药治疗的非t(11;14)组的ORR(89.0% vs.77.6%;p=0.001)、CR率(43.8% vs.31.7%;p=0.011)和OS(91.1 vs.67.1个月;p=0.033)都更优。在预后良好(ISS-1)的患者中,t(11;14)组的OS比非t(11;14)组更差(63.0 vs.117.7个月;p=0.006)。在t(11;14)组的单变量研究中,患有寡分泌性疾病(副蛋白≤1g/dL)患者的OS短于患有非寡分泌性疾病的患者的OS(32.0 vs.86.6个月;p=0.052)。 研究结论 该研究表明,t(11;14)患者在疾病缓解和生存期方面没有从新型药物治疗中获益。t(11;14)组与SR组预后相似,但优于HR组。然而,在预后良好(ISS-1)的患者中,t(11;14)的存在导致了较差的OS。 参考来源: Borja Puertas, et al. Impact of t(11;14) in multiple myeloma on response to treatment and survival.2022 IMS.Abstract P153.
多发性骨髓瘤中t(11;14)对治疗反应和生存的影响 2022-08-25
通过荧光原位杂交(FISH)在多发性骨髓瘤(MM)中检测到的细胞遗传学异常可以区分具有不同生物学特征、治疗反应和预后的患者。t(11;14)是最常检测到的(15-20%)细胞遗传学异常,在新药时代,它对预后的影响尚不明确,基于此,研究者开展了一项回顾性观察性研究,旨在分析t(11;14)对MM患者的治疗反应和生存的影响。 研究方法 研究包括了在Salamanca和Leon医院诊断的1111名MM患者(1984-2018)。排除了通过FISH检测的没有t(11;14)的患者。患者分为3组:(1)t(11;14)组;(2)高危(HR)组[包括t(4;14)、t(14;16)、del17p和t(11;14)伴del17p的患者];(3)标危(SR)组(未纳入上述组的患者)。SR和HR患者集中在非t(11;14)组。新药包括了蛋白酶体抑制剂、免疫调节剂和抗CD38单克隆抗体。   研究结果   研究共纳入600例患者。105例患者携带t(11;14)(17.5%)。t(11;14)组98例(16.3%),HR组104例(17.3%),SR组398例(66.3%)。男性患者350例(58.3%),中位年龄为66岁(28-96)。中位既往治疗线数为2(0-14),356例(62.7%)接受了新药治疗。中位随访55.9个月(0-364.1),t(11;14)组和SR组的总生存期(OS)没有差异(75.8 vs.93.4个月;p=0.222),但优于HR组(48.7个月;p=0.0023)。接受新药治疗的MM t(11;14)患者的总缓解率(ORR)和完全缓解(CR)率(分别为89.6%和31.3%)都没有优于接受常规治疗的患者(分别为80.0%和32.5%)(p=0.207和0.900)。接受新药治疗的t(11;14)患者在无进展生存期(PFS)(39.5 vs.29.9个月;p=0.461)和OS(93.2 vs.75.8个月;p=0.171)方面与接受常规治疗的患者相比没有差异。接受新药治疗的非t(11;14)组的ORR(89.0% vs.77.6%;p=0.001)、CR率(43.8% vs.31.7%;p=0.011)和OS(91.1 vs.67.1个月;p=0.033)都更优。在预后良好(ISS-1)的患者中,t(11;14)组的OS比非t(11;14)组更差(63.0 vs.117.7个月;p=0.006)。在t(11;14)组的单变量研究中,患有寡分泌性疾病(副蛋白≤1g/dL)患者的OS短于患有非寡分泌性疾病的患者的OS(32.0 vs.86.6个月;p=0.052)。 研究结论 该研究表明,t(11;14)患者在疾病缓解和生存期方面没有从新型药物治疗中获益。t(11;14)组与SR组预后相似,但优于HR组。然而,在预后良好(ISS-1)的患者中,t(11;14)的存在导致了较差的OS。 参考来源: Borja Puertas, et al. Impact of t(11;14) in multiple myeloma on response to treatment and survival.2022 IMS.Abstract P153.

河北省石家庄市无极县袁流村村北,S203北侧

微信公众号:无极血康中医医院

这是描述信息

服务号

这是描述信息

订阅号

无极血康中医医院        冀ICP备05003291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石家庄 SEO